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十年一品温如言 > 番外八

番外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女婚事
  
  【一】
  言颂扑通一下跪到她舅舅面前的时候,她小舅舅敲着木鱼眼皮都不掀一下。
  “佛啊,救救我。”姑娘抓住灰色的僧袍,一把鼻涕一把泪。
  “施主所为何事?”白净俊美的佛声音温柔,口气却不大有诚意,轻轻抽回袍子。
  “佛啊,我喜欢上了两个男生,我不知道自己该选谁。”
  “施主……”
  “佛啊,事情是这样的,a是我同院的学长,他还兼职当了牧师,所以我经常找他告解,吐槽我两个太受欢迎的哥哥,吐槽因为他们,我在女生群中承受着我这样幼小的年纪本不该承受的压力、糖衣炮弹以及示好,搞得我都不知道我的好人缘是因为我有两个好哥哥还是我本身的魅力。”
  “施主,依贫僧看,你的好人缘来自你的二哥啊,毕竟他长得更好看。你大哥,说实话,真的太丑了,和你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真是好……丑。”
  “佛啊,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学长a老是很耐心、很温柔地劝慰我,所以我渐渐地喜欢上了他。然后呢,在我准备表白的那一天,我遇上了校友b,他在我面前默默地吃了一碗麻辣烫,对,我也在吃麻辣烫,那家麻辣烫还挺好吃的,可是我吃得一脸鼻涕一嘴油,他吃得一身风度满脸白月光。他是……我见过的吃麻辣烫吃得最好看的男生。然后,我就又喜欢上了b……现在,我既喜欢学长a又喜欢校友b,所以,佛啊,我该怎么办。”
  佛温柔地抚摸外甥女白皙的小脸,这张脸真年轻又真可爱。他问她:“依照贫僧的看法,事宜从简从易,心宜从轻从淡,太困难的反而不是最正确的。那么,问题来了,a和b,谁喜欢施主呢?”
  小姑娘抱着僧袍擦鼻涕,如同儿时的模样,她认真地告诉眼前的佛陀,也认真地回答:“其实大概也许,其实吧,他们都不喜欢我。所以啊,佛,我该怎么办?”
  佛半晌没吭声,闭上了眼睛,许久才缓缓睁开眼,温柔道:“不喜欢你的,舅舅帮你诅咒他们下辈子变癞蛤蟆,让他们都滚犊子,笨笨。”
  【二】
  言颂问了佛,很苦恼地回到了学校,她的母校也是母亲的母校,可母亲的名字现在还刻在校史上,而她的名字也就只是个名字。言颂长相、性格很像母亲,可是学习成绩却万万不及她那个学霸妈,从小又被父亲一颗心肝宠溺得过了些,越发不好好学习,高考之后,勉勉强强读了z大,学的专业也很是勉强——哲学。
  哲学系自古出奇葩,传说z大校史上疯了三个半,三个学哲学的,还有半个来自哲学院百年不变的好邻居法学院。所谓环境影响人格。
  哲学院的学子们一致认为,言颂长了一张懵懂的脸,懵懂是比较客气的话,其实就是一张时时刻刻都在懵逼的脸。
  比如这样的:“言颂,你喜欢尼采还是卢梭还是黑格尔还是伏尔泰还是亚里士多德,尼采太狂卢梭太理想伏尔泰私德欠佳黑格尔个人认为被追捧太高亚里士多德生错了时代,你觉得咧?”
  言颂:懵逼。
  再比如这样的:“这个时代被恭维为自由的时代,理想很自由,爱情很自由,衣食住行每样东西可供选择的品质空间都很大,可到最后,理想没有办法实现,爱情依旧向钱向权看齐,衣食住行样样可供选择可样样选择不起,依旧局限在能力之内。而人的能力又和先天遗传相关,那么据此而看,莫非自由永远是空谈?提倡的平等公正虽然有了可实现的土壤,可因为种子的不佳只能变成一种时髦的观念,那么我们的前行究竟有何意义?思想的进步远不能解救人类啊,你觉得呢,言颂?”
  言颂:懵逼。
  再比如这样的:“言颂同学,昨天我跟我爸妈商量了一下,虽然你妈是院士你爸是传奇人物你两个哥哥都非常优秀,虽然你家世显赫,虽然你勉强长得还算清秀,但是我们还是一致认为你这个人有些愚笨,与人相处显得不够灵光,显然与我是不大般配的,所以,我单方面通知你,我决定不暗恋你了,以后请你不要骚扰我。”
  言颂:懵逼。
  当然,最多的是这样的:“言颂你大哥喜欢吃啥穿啥看啥电影听啥歌,什么,你大哥有女朋友了噢没关系啊,那话说你二哥喜欢吃啥穿啥看啥电影听啥歌?”
  言颂:“……”
  鉴于此类人物层出不穷,言颂经常去一个自称在神学院受过洗礼的学长处告解,学长温柔如和风,俊美如松柳,她说什么他都能听懂,她说什么他都能接上话,每一句安慰都像一把坚定的熨斗,让人心里帖服极了。
  可偏偏有一点不好。
  学长姓顾。
  她爸说,以后上学碰见姓顾的,拔腿就跑哟,笨笨。
  为啥呀,爸爸?
  因为咱们家和顾家有世仇呀。
  虽然顾学长眼睛灿烂若星子,唇红齿白很诱人,看着她的表情都像是在鼓励她告白,可是……爸爸的话又不能不听,所以言颂小闺女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白,怎样告白,直到有一天,言颂一边听歌一边下楼梯,一个趔趄滑倒在顾学长的臂弯中的时候,四目相对,意浓如酒,情醇如茶,小闺女觉得时机到了。为了罗密欧,哪怕做回朱丽叶呢。
  她熬了三个夜晚,写了一封情书。情书上说:“从没有人认真地说,言颂你是个可爱得会发光的姑娘,可是你说了;从没有人和我认真地交谈,只因为言颂是言颂,不因为别的,可是你做到了;从没有人认真地告诉我,言颂,你看,春天来了,风清爽而不黏人,麻雀虽灰扑扑但也胖乎乎的,草变绿了花儿结了苞,大家脸上挂着平和的笑意。我们奔赴努力,更奔赴生命的内里,这可真好,不是吗?
  “我做了一道证明题,证明我可不可以喜欢你,答案如下:
  “可以而喜欢,或不可以而喜欢。
  “所以,可以或者不可以,我都喜欢你。”
  言颂自认写了一封感人至深的情书,这剧本瞧着也是正正经经,她预备趁着傍晚无人,塞进顾学长的课桌里,可一顿麻辣烫的工夫,改变了一场风花雪月。
  言颂去教室的路上吃了一顿麻辣烫。坏了一只脚的路边小桌,对坐两人。对面的人也吃了一碗麻辣烫,可是这是一碗朴素的麻辣烫,比起言颂加了牛肉丸鱼丸外加鱼豆腐泡面的满满堆成谷堆的一碗,那一碗中只有青菜和萝卜。
  但言颂觉得对面的麻辣烫更好吃,至少被那人吃着的模样,让人觉得,非常非常的……好吃。
  言颂被一碗麻辣烫勾得牵肠挂肚,她握着的情书,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递给了对面的人。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对面美如山秀如锦朗如日的少年已经很严肃地伸出一只白皙有力的手,他说:“我答应和你交往,言颂同学。”
  再等她彻底回过神的时候,多了一个男朋友。
  言颂第二日咨询了已经出家多年还酒肉穿肠过的小舅舅,没有得到很好的建议,晚上又致电妈妈。
  “妈妈,我恋爱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言颂就听到了尖叫:“笨笨你说啥?!你有男朋友了?!谁拐骗了你!妈蛋老子这会儿就过去,我要跟他拼了?!不对!老子要报警!你在那儿站着不许动!”
  显然她爸偷接了她妈的电话。
  言颂叹气,撒娇:“爸爸爸爸,笨笨好想你。”
  手机的另一头泪光闪闪:“爸爸爸爸也好想笨笨,你大哥二哥都不好玩,没有笨笨可爱,我的儿你啥时候放假啊爸爸好想你,我的儿爸爸昨天从法国回来给你带了一条小裙子你快回来。”
  言颂的心都要化了,软语哄了爸爸一会儿,才挂断了电话。
  对面的言希感伤远赴h城读书的小心肝,俨然忘了这场对话的最初了。
  阿衡晚上给女儿回了电话,言颂又给妈妈说了一遍经过,阿衡想了会儿,提建议道:“妈妈建议你,至少要看清楚,自己究竟喜欢的是谁。”
  “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妈妈?”
  “一种需要吧。”
  “什么样的?”
  “忙碌的时候我们可能把一切都忘了,可是忙碌过去,你脑海中最初浮现的那个人,就是建立在意识之中的最深刻的需要。”
  “你是因为需要才爱上的爸爸?”
  “对你爸爸一见钟情,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没理智的事。那……不只是需要。”
  【三】
  言颂莫名其妙多了个男朋友,之后才知道,男朋友叫宋延,跟她名字刚好掉了个个儿。可是相比“言颂”这个名字,宋延的含金量要大得多。宋延奥数满分进学校,读了计算机系,曾经带着团队制造了不少功能型机器人,代表学校去国际参赛,拿奖拿到手软。言颂经常在各类报纸各类期刊上看到他的名字,但一直未见其人,只闻其声。
  如今经过打听才知道,最出名的还是他的脸。女生多实惠,只要脸好看,其他有关智商有关性格有关人品都可以自动柔光处理。所以,即使宋延性格人品外人不得而知,追求他的依旧一箩筐。
  言颂和宋延虽然交换了电话号码,但起初两人并无动静。又过了几日,言颂分明还在犹豫要不要主动联系,要回情书,正式致歉,宋延却已经打电话,请她去城外五里河游玩。
  言颂一听宋延的声音,腿就软了,看他吃麻辣烫那会儿的晕眩感又来了,点头像小鸡啄米。
  等她到的时候,宋延已经像老僧入定一般,坐在河边垂钓。旁边柳树绦绦,桃树窈窕,和风顺畅,言颂微微笑了笑,刚刚一直紧张的心情瞬间放松了。
  她说:“今天天气真好啊,宋延。”
  宋延则说:“是啊。”
  然后他继续专注地盯着河水和随时会至的涟漪。
  言颂并没有打扰他,安静地坐着,一转身,却看到他身旁放了一个精致的硬壳彩纸做的小风车,于是有些好奇地瞅着。
  宋延把小风车递了过去:“今天南风二级,气流不断,我刚刚叠的,送给你。”
  言颂愣了,拿着小风车,朝着南北向,果真小风车就晃悠悠转动起来。言颂似乎回忆起了幼时的美好回忆,站起身,朝着风的方向跑了起来,小风车也就转动得更加快了。
  她第一次觉得,奔跑也是有意思的一件事,不自觉地就笑了。
  那天宋延钓了四条鱼,两条烧烤,两条炖煮。言颂觉得烤的鱼肉香嫩、煮的汤味鲜甜,之后看向宋延的目光都带着非同一般的柔软。
  阳光最温暖的时候,他们在树边各居一隅,酣畅睡去。
  言颂做了个梦,她梦见了幼时,在妈妈怀中的自己。醒来时,却莫名有些感慨,宋延真的是个很有温度的人啊,虽然有些不爱说话。
  似乎便是这一天,开启了两人相处的模式。总是宋延约言颂周末出来,言颂应约,两人在舒适的情绪和环境中相处一天,每一次宋延都会送给她一件小小的手工礼物,看不出用心,大概对他而言都是简单的小事。而她毕竟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用小心思讨她开心也似乎是应该的。
  开始时他比较严肃,再熟悉一些的时候,他会对她微笑。宋延笑的时候,眉毛都似乎被阳光晕染,让言颂觉得可亲可爱,也俊秀极了。
  等到后来,再再熟悉一些的时候,他甚至会做一些简单的小机器人带给她,然后言颂看着草地上机械地走来走去的小机器人,咔咔咔咔,转身,再走来走去,然后莫名地哈哈大笑起来。
  和宋延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言颂因此期待每一个周末。熟悉的同学都知道她有了约会的对象,可是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毕竟不是随随便便一碗麻辣烫就能随随便便召唤出一个男朋友,这种神奇而美妙的事,还是不要说了吧。
  这种相处如同一场梦境,他们在学校时,彼此并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什么交集的机会。她总是在电视采访和各类报刊上瞧见他,这个少年带领他的团队渐渐地在凝聚力量和权威。他引起她身边所有人的赞叹和仰慕,可是她却还是那个平常的人。她变得惶恐而疑惑,又总觉得自卑而奇怪。在相恋两年之后,言颂认真地思考:当年的他,为什么会答应她那显然不大对头的告白。
  宋延的小机器人和一整个可以撒欢的山野溪流,再也没法让她笑出来。宋延清清淡淡,似乎哪一天哪一眼瞧不见,他便会彻底离开这片凡尘,回到属于自己的天堂。可她呢,在如涓涓细流的相处之后,真正开始依赖他、需要他,好吧,其实也就是爱上他之后,又该如何脱身?
  这种不平等的爱情,言颂甚至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埋下了疑惑的火种,宋延的一举一动都让言颂方寸大乱。他没有牵过她的手没有抚摸过她的脸颊,更没有亲吻过她,如果说“朋友”和“恋人”的定义截然不同,那么,“朋友”显然更契合两人相处的模式。
  【四】
  偶然的一天,学院聚会。约有两年未联系已升入研究生院的顾学长也参加了这场聚会。言颂在有了宋延之后,与他渐行渐远,他虽依旧待人那样亲切,可是此时瞧见他,她却只能点头一笑。
  言颂心中冒出一句话:我是有了男朋友的人啊。
  小姑娘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好像一朵初初抱蕾的鲜花。言颂一向算是好看的姑娘,毕竟她有那样好看标致的爸爸。所以,对于好看的姑娘,大家看到了也觉得赏心悦目。
  而喝了酒的人总爱诉衷肠,大学即将毕业,男孩子们有些像不甘心的猎人,毕竟圈养的小羊们马上就要走向更广阔的草原,那是他们大概再也触碰不到的温柔纯净。因此也有一二男生向言颂告白,言颂很认真地拒绝了,然后回敬了对方一杯酒。最后一个,在醉眼迷蒙中走来的是顾屹。顾学长单名一个“屹”字。
  他说:“言颂,你大概不知道,每次给你做告解的时候也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
  言颂一直觉得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我为了父亲的一段执念,才走到你的身边。他因为得不到的执妄,而要求我必须得到。”
  言颂觉得自己又懵逼了,彻底听不懂了。
  “我引诱你喜欢我,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因为你显然并不能抵抗一个对你温柔有耐心,并把你当成独立的你的人。你的人生太过平凡,而你的父母兄长都十分耀眼,他们的宠爱让你在家中感受到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可这种价值一旦走出家门就荡然无存。所以你无措、你苦恼,你无法摘去父母兄长带给你的附加的价值,可是你又显然无法凭借自己的能力走上巅峰。你一直试图说服自己,我是言希、温衡的女儿,所以我一定是有才华、有能力的,可是事实上,你没有这种东西。你承认了,而后自卑。我带给你温暖寄托,让你正视自己,而你喜欢上我,也算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不是吗?”
  言颂被一种震撼的类似“草泥马”的心情掀翻在尘埃中。
  顾屹继续带着闲适和嘲弄开口:“我预备拿到你的告白书再狠狠地拒绝你、羞辱你,也顺便告诉我那高高在上的父亲,他想得到的爱情,魂梦相牵的爱情,不过如此而已。我已经准备好了,我那么兴奋地等着你的一封告白书,快要到达的快意折磨着我的心,我亲眼看着你下定决心而后离开,那一天,我等了你一夜。我以为你下一秒就会带着情书而来,可是你并没有。我以为你会羞涩支吾地告诉我,你喜欢我,你也并没有。事实上,并不只是那一晚,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没有等到你。你再也没有找过我,也不再向我告解。大家都知道你喜欢上了宋延,我这才清楚,你毕竟是你母亲的女儿,你继承了同她一样的三心二意。”
  言颂本来听得无地自容,原来大家都知道那个男生是宋延,只是她自以为瞒得很好。可是听到最后,姑娘脸却煞白,握紧拳头,瞬间捶到顾屹的脸上,咆哮道:“你说我,我就忍了,你说我妈干吗,我妈招你了?你爸为了你妈把我妈抛弃了,我妈没说啥,你家怎么这么多废话,你再说我妈一下试试,我打不死你,你个臭皮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